芳療密技
關於武漢肺炎-淨化空間的小撇步
作者:HiAroma愛芳療創辦人 林岱瑩
2020-02-18
分享:


(圖片來源:衛福部疾病管制署


近期受到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的影響,熱門的觀光景點人煙稀少,卻常常看到大排長龍的口罩大隊,這段期間不僅影響到生活,更間接影響到心理層面,目前似乎能控制疫情的治療也尚未出現;只要有一點感冒的症狀就隨時擔心會不會發燒、擔心接觸到哪些人、擔心疫情正無止盡的向我們靠近…。即使現階段仍須面對嚴峻的疫情,我們都該為自己負些責任,並且配合政府做好的防疫措施。然而,芳香療法能做些什麼呢?

雖然過去有許多研究提到某些精油以抗菌、防腐、抑菌、清潔的特性聞名(例如:百里香、白千層、尤加利、茶樹…等等),不過並沒有與這次的疫情有直接相關的研究,當然芳療也無法取代正統醫護人員的諮詢與建議。




以下內容摘自國際芳療專家Balvatore Battaglia於今年二月初發表的文章,提供給大家一些不同的觀點;而由他所整理的資訊,大部分是過去針對流感的研究,也請大家切勿擅自截取或作為商品行銷的用途。


《美國精油和天然產品期刊》曾經發表的一篇研究(Vimalanathan S et al. 2014),內容提到使用佛手柑、藍膠尤加利、玫瑰天竺葵、肉桂、檸檬香茅和百里香精油,以薰香的方式暴露在環境裡就能對抗流感病毒(influenza virus),其中又以佛手柑、藍膠尤加利在研究10分鐘之後呈現最顯著的效果,其它則是在30分鐘之後呈現效果。 在這分報告中,研究人員說到,1,8桉油醇雖然是尤加利的主要成分(註1),但這並非是對抗病毒的主要關鍵。(延伸閱讀:五隻你必須謹慎使用的精油

而研究發現,精油的抗病毒活性可能是針對流感病毒表面的血凝素(HA)與神經胺酸酶(NA)這兩種主要蛋白質;大多數的精油均能抑制病毒HA活性,但是只有肉桂精油能夠同時抑制HA和NA的活性(註2),由於這兩種蛋白是負責病毒進入和離開細胞的能力,若是抑制這些病毒的功能則可能會降低傳播感染的機會。再者,氣相中測試的這些精油對於人體肺部上皮細胞沒有測量出不良反應,但在液相中測試,部份精油卻出現毒性作用。

澳洲也曾發表過一篇探討茶樹和尤加利精油與流感病毒經由空氣傳播途徑的研究(Pyankov QV et al. 2012),這也是第一個將病毒加載到過濾器表面的實驗。其得到的結論為精油揮發15分鐘之後,病毒都顯著的失去活性(茶樹精油比尤加利效果來的更好),因此建議二者精油可應用於改善室內空氣品質。值得一提的是,尤加利精油雖然具有強大的抗微生物效果,但是對於是否具免疫調節的作用知之甚少(Sadlon AE et al. 2010)。

然而,比精油更重要的是呼籲讀者必須優先遵守當地衛生機構所倡導的戴口罩與勤洗手政策。因此根據這些研究,Balvatore Battaglia提供一個環境淨化的配方,並且建議搭配薰香工具或是製成噴霧隨身攜帶使用,因為這樣不僅能降低感染的風險,也能支持我們的免疫系統(編註:這也必須視個人體質):

• 5滴藍膠尤加利

• 4滴茶樹

• 1滴肉桂





芳香療法一直以來都是定義為輔助性自然療法,自從筆者開始學習芳療並且在日常生活中應用之後,減少感冒的機會或是似乎縮短病期,不過卻對氣味敏感致極, 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搭車遇到「薄荷狂人」,這氣味立即讓我心悸且嘔心想吐。因此,若要將精油應用在環境擴香時,除了安全濃度之外,也必須考慮到身邊的人 或是特殊族群是否合適,或者調和為2.5%的精油噴霧隨身攜帶使用。

藉由這段抗疫的期間,也許我們可以反思很多事情-例如:多了獨處或是陪伴家人的時間,進而珍惜身邊的人事物、重新看重飲食營養,減少外食機會、用正念來降低焦慮、日常運動的重要性…等等;最後就如Gina老師所說「我們需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能以75%酒精解決的事,不必出動精油;能以藍膠尤加利解決的事,不必出動桉油樟羅文莎葉。」(延伸閱讀:關於武漢肺炎-Gina老師給大家的一封信


===

註1:1,8桉油醇雖然是尤加利的主要成分,但是在茶樹、白千層、月桂、羅勒…等精油也有。若是嬰幼兒過量,則會刺激中樞神經致使呼吸困難(急速攣縮),甚至造成窒息的狀況,故宜注意安全濃度。

註2:HA蛋白是流感病毒負責附著到細胞上的重要蛋白,NA蛋白是負責病毒在宿主體內繁殖後,離開細胞的蛋白。(來源:中央研究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