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密技
關於武漢肺炎-Gina老師給大家的一封信 
作者:資深芳療講師 許怡蘭 Gina
2020-01-30
分享:


(圖片來源:衛福部疾病管制署


親愛的大家 :

有關武漢肺炎,因為狀況十分不明朗,我只有幾個小小的建議。此為個人拙見,如果與其他芳療師或單位講的有所出入,或許只是切入觀點不同,請大家按照自己的信念判斷即可。

1. 精油直接滴在口罩上,可能會影響防護力

不織布材質有可能會被精油略為融蝕,或材質通透性改變,浸濕後也有機會影響中間的靜電層,無論是純精油或製成酒精噴霧都差不多。口罩的內側、外側,我認為不要直接滴精油比較好。如果真的很想在口罩使用精油,或許可以先滴 / 噴在面紙,稍待一下略揮發之後再置入口罩。

2. 不需特別用精油提升免疫力

只要有充足睡眠、良好均衡的營養,穩當的情緒,免疫力就能維持正常水平,不需要刻意去提升它。況且即使提升,也不見得就是好的,我們對這些冠狀病毒並沒有抗體,而根據SARS和MERS的許多致死案例,奪走性命的不見得是病毒本身,而是人體對入侵者的激烈免疫反應,或稱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對內部器官所造成的傷害。也就是說,免疫力好的人,或許較不容易被感染,但若一旦遭受感染,風險其實更高。

3. 不過度強調精油的抗病毒作用

精油在抗感染方面的幫助有目共睹,只是絕大多數科學研究成果,表現在對細菌真菌的抑制上,至於抗病毒,確實有許多針對皰疹病毒(HSV-1 HSV-2 VZV)的論文,但精油對抗呼吸道病毒的相關探討,則顯得相對分散、零星。一般芳療使用如按摩、薰香(甚至口服),是否真能在危急之時,於活體體內產生足夠的抗病毒效力?這一點無論是誰,恐怕都無法給出肯定的結論。我們當然該對精油的力量抱持信念,但應避免緊抓著一兩篇論文,就以為已經找到護身解藥,或陷入"對抗療法"的迷思(例如一心把抑制病毒、殺病毒奉為圭臬)。

4. 必要時考慮支持療法

以目前的案例來看,中標的人會在負壓病房被治療,還沒有精油介入的機會。但如果萬不幸,我是說如果喔,若將來出現台灣醫院爆量,無法容納患者,輕症民眾只能在家自我隔離的狀況 (類似現在武漢),有沒有自救的方式呢?如果是我的話,會採用各種想得到的消炎精油純露,以改善體內的發炎現象,另外就是進行症狀控制,盡量使呼吸道暢通。能化痰、怯痰、止咳的精油很多,這裡就不一一列舉。需注意的是,重症者因為可能有腎衰竭情況,絕對不要自己隨便用精油。(上過芳療基礎課的大家,應該都知道嚴重肝腎病患用精油有許多禁忌)

5. 以精油搭配消毒和清潔產品

看到這裡,你可能覺得很不安:「既不需要提升免疫力,又不強調體內抗病毒,還要等到中標再來使用支持精油?那現在我們能做什麼!?」老實說,我覺得用芳療來抗焦慮超重要的耶,除此以外,居家環境的消毒清潔產品也可以搭配精油,以SARS為例,病毒可以存活在織品、器物表面3天,這代表回家第一件事是換下衣服洗香香,平常則勤用洗手乳 (有好多種精油可以加)。目前尚未找到新型冠狀病毒可藉空氣傳染的證據(醫療口罩是防飛沫而已),如果將來,我是說如果喔,空氣傳染的狀況發生了,再來考慮以精油大量薰香,現在可以先省下來。(延伸閱讀:關於武漢肺炎-淨化空間的小撇步

6. 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我們並不知道這場風波會持續多久,它有可能到了炎熱的夏季就煙消雲散,也可能像黑死病一樣與人類糾纏300年,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是必要的。我絕非叫你囤積物資,而且精油有保存問題也不適合囤積,簡單講:「把成本和資源花在刀口上」,保持警覺,但放下焦慮,不要苦苦追逐罕見精油、特殊精油、高價精油,雖然它們在廠商筆下,好像充滿神奇的力量,讓你覺得雖然不便宜,買個安心也好哇,但是金錢分配是有排擠性的,一時腦熱血拼,其實是很療癒的事,長期這樣下去卻不是辦法。能以75%酒精解決的事,不必出動精油;能以藍膠尤加利解決的事,不必出動桉油樟羅文莎葉。




【2020/01/30 Gina老師更新】

當愈來愈多人戴上口罩,目前棘手的不是飛沫,而是病毒有可能「接觸傳染」。也就是說,即使並不待在同一個時空,感染者所留下的痕跡,還是可能傳遞給我們。 例如說,握了捷運扶手之後,打個哈欠揉揉眼睛。

例如說,從淘寶或蝦皮收了一個包裹,然後順手拿了塊餅乾咬 。

這代表我們需要養成新的個人習慣,以配合新的公衛挑戰,也需要對出現於眼前的陌生物品,抱著審慎態度(啊就是不要東摸西摸啦)。對芳療咖來說,自製抗菌噴霧、抗菌洗手乳之類,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份,所以心情比較安定 !

我們上次提到,精油是否能於「體內」產生足夠的抗冠狀病毒效果,尚有待證實,但在「體外」作為消毒的輔助,則相對比較合理。許多人一想到消毒,心中第一個升起的還是百里香、丁香、甚至肉桂,但若考量到我們實際使用的頻率 (用量大、一天可用N次、有時要接觸皮膚),酚類精油的刺激性,可能會成為問題。

冠狀病毒是有脂質套膜(envelope)的病毒,只要是脂溶性溶劑,有機會藉由破壞套膜,減少病毒活性,使致病力降低。本身脂溶性高,易取得又便宜的單萜烯類精油如檸檬等等,其實是加入75%酒精還不錯的選擇。在適當情況下,我不會單純噴灑完就了事,而會多做一個擦拭的動作。 不過聽說最近酒精變得難買(連次氯酸都被掃貨),希望缺口很快會補上 ~

 

作者近期發佈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