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密技
阿富汗戰地玫瑰-創造芬芳而非戰亂
作者:HiAroma愛芳療創辦人 林岱瑩
2019-10-02
分享:


罌粟花原先是阿富汗出口歐洲市場的重要經濟支柱之一,約佔市場份額85%,而隨著民主制度的普及,日前許多罌粟花的種植者正逐漸轉向種植大馬士革玫瑰。這是因為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乾躁,以及國際交通運輸的便捷,使得在阿富汗種植玫瑰,儼然成為這個長久以來因為戰亂而導致經濟困難的國家得以撥雲見日。(圖片來源|EURACTIV)



 玫瑰新產區阿富汗

近年來,一項由德國農業行動(DWHH)發起的「Afghan Rose Project」項目,帶動了阿富汗農村的發展;其鼓勵農民種植玫瑰來替代罌粟花,並且透過生態公平貿易的方式來賺取利潤。期間,農民紛紛表示贊同種植玫瑰較佳,因為一株玫瑰約有30-50年的壽命,除了豐富的收入足以養家糊口,玫瑰本身具有抵抗力,更無須澆水、施肥…等額外開銷,而農家們也著實沉浸在甜美的花香與成功經驗當中。

芳療圈最常見的玫瑰品種為大馬士革玫瑰(Rose damascena)和摩洛哥玫瑰(Rosa centifolia)二種。前者廣泛種植於:保加利亞、土耳其、俄羅斯、印度、烏茲別克、伊朗和中國,後者則常見於:摩洛哥、法國和埃及(奧圖玫瑰與玫瑰原精的差別在於萃取方式而非品種的不同),通常只有在北半球才尋訪的到玫瑰蹤跡。再者,保加利亞素有「玫瑰之鄉」的美名舉世無雙,其位在巴爾幹山脈和不爾加斯山脈之間的「玫瑰谷」在種植玫瑰的歷史上,已具有三百多年的經驗了!
延伸閱讀:玫瑰玫瑰,你是世上最美的花朵嗎?

然而,阿富汗近期很流行的玫瑰植株,是由德國人從保加利亞玫瑰谷帶進的大馬士革玫瑰品種,每年五月是玫瑰花朵盛開的高峰期。此期,採花工人必須在清晨趁著露水未乾前手工摘採玫瑰,緊接著送到蒸餾廠萃取精油與純露。由於採收後的玫瑰花瓣會在數小時開始枯萎而失去香氣,因此工人即使工作到凌晨,也必須在同一天蒸餾清晨所採集的新鮮玫瑰。

如此勞動密集型的生產過程,若想要蒸餾一公斤的玫瑰精油則需要四公噸的新鮮玫瑰花瓣(約佔一公頃的植物),每公斤的精油售價更高達4,000~6,000歐元不等。需求量逐漸擴大的阿富汗玫瑰精油,也因品質優勢而外銷到全球知名保養品、香水和芳療產業,例如:Dr. Hauschka、The 7 Virtues、Organic NHRemedies。



 玫瑰玫瑰似水柔情

自古以來,玫瑰精油應用在生理和心理的療癒效果不勝枚舉,而僅僅是花香的揮發竟也能讓疼痛感降低!2016年,伊朗曾經研究在燒燙傷患者換藥前後,吸嗅大馬士革玫瑰精油的臨床試驗,其研究方法是在蒸餾水中滴入40%的大馬士革玫瑰精油5滴,爾後置入化妝棉大小的棉花貼在患者胸口,距離鼻子約20公分,在吸嗅20分鐘之後開始換藥,其研究結果顯示,患者感受到的疼痛指數比對照組明顯降低許多。

伊朗更早於2013年,以同樣的方式來研究兒童術後疼痛感知的影響(對象介於3~6歲的兒童),由於甜美的花香可能會刺激愉悅感受與安慰劑效應,但這些幼兒年紀較小,尚未形成對氣味的主觀或愉悅感的期盼,因此與嗅聞甜杏仁油的對照組相比,精油組在術後疼痛強度的平均分數顯著降低。

玫瑰似乎也是情愛的最佳代言人,打開Google搜尋有關玫瑰的情歌至少有500筆以上相關資訊,最近五月天和蔡依林共譜的主打歌-「玫瑰少年」-在歌詞裡寫到「最好的報復是美麗,最美的盛開是反擊」,這正讓人聯想到芳療天后Gina曾在課堂中比喻失戀中的人,如果選擇大馬士革玫瑰就會暫時沉澱身心並與自己獨處,更加珍惜美麗的價值,而選擇摩洛哥玫瑰的人,則更有勇氣幻化為窈窕倩影,重新打扮而具吸引力來迎接新戀情。

最後,端看個人需求如何應用,玫瑰精油(原精)可以單獨使用,也適合與乳香、檀香、廣藿香、雪松、天竺葵、檸檬或薄荷搭配為複方精油或按摩油運用之。 



   • 芳香療法為輔助性自然療法,無法取代正統之醫療 
• 每篇文章的版權為作者所有,如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作者近期發佈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