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密技
成功調製芳香治療處方學|精彩摘文#02
作者:愛芳療編輯部 特蒐企劃
2017-02-13
分享:




感染和免疫︰抗微生物與免疫調節作用   

精油能發揮廣泛的抗微生物效果,有無數的研究文獻都可以做為佐證。不過, 精油也有可能在對抗抗生素的抗藥性上,以及激勵免疫系統等層面,發揮一定的作用。在這個章節,我們將檢視精油的抗微生物和免疫調節效果,以及在芳香療法中可以如何加以應用。

抗微生物作用與抗生素的抗藥性   

Saad、Muller與Lobstein(2013)曾經針對精油的主要生物活性,進行相關的研究文獻探討。其中提到,不同研究之間顯著的結果差異,有可能是因為天然植物的自然變異,使得精油成分有所不同,也可能是因為研究分析方式不同使然;此外,也和精油及其中成分的溶解度,以及必須使用乳化劑來克服難以溶解的問題等因素有關。不過,精油的效果仍會因測試的目標微生物而有所不同,尤其其中某些微生物的生命韌性(resilience,即回復力)格外強大。

「革蘭氏染色法」(Gram stain)是一種能根據細菌細胞壁的特質,將它們區分成兩大類別的染色技巧。一般來說,精油的抗微生物作用,對革蘭氏陽性菌會比革蘭氏陰性菌更顯著。

研究者認為,這是因為革蘭氏陰性菌的細胞外膜含有磷脂質,因此像精油這種親脂性的成分便難以滲透進去。革蘭氏陽性菌則沒有這層阻隔,因此精油中的疏水性成分就能在它的細胞膜發揮作用,造成破壞、改變離子滲透性、滲漏(leakage)和酵素修復等現象(Selim et al. 2014)。   

抗生素療法是現代醫學中司空見慣的治療方式,但是未根據菌種加以區分的用藥方式,以及普遍超用的劑量,已使得微生物開始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並成為相當重要的公共衛生議題。從 1990 年代起,研究者就不斷在尋找新的抗微生物物質,但即便分子生物學和篩檢技術已有所發展,卻依舊未能被發現「新」的抗生素。   

Yap 等人(2014)認為,一直未能找到解決辦法的原因在於「研究者太著重於辨識目標菌種,以及能作用於這些菌種的分子,但卻輕忽了這些分子實際接觸細菌時,能發揮的細胞壁穿透力、迴避細胞輸入的能力,和防止細菌突變出抗藥性的能力。」他們也認為,只能對單一目標起作用的抗生素,對於細菌突變出來的抗藥性,格外沒有招架之力。這群研究者在這份綜合性文獻探討中,討論了抗生素的不同作用模式,以及細菌是如何發展出抗藥性。從其中凸顯出來的幾個議題可以看出,精油在未來作為「天然植物藥劑」或許大有可為。

首先,精油是獨一無二且功效多元的,由於化學成分和結構上的不同,主要成分和微量成分的效果,以及成分之間有可能出現的協同作用,使得它們不會是只能對付「單一目標」的抗微生物劑質。由於精油成分複雜多元,因此細菌較不容易自然出現抗性。然而,仍有少數資料顯示,抗性依然有可能產生,尤其如果在臨床治療上開始規律地施用精油,出現抗性的可能性會更高。

第二,精油能夠干擾細胞壁和細胞膜,可以抑制細菌的輸出幫浦作用(efflux pump)和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因此精油有巨大的潛力可以作為合成抗生素的天然取代物。

第三,同時用精油和抗生素進行聯合治療已成為未來的趨勢。目前已有證據顯示,精油和抗生素有可能出現協同作用 ,而且精油還可以作為一種調控抗藥性的物質。


舉例來說,牻牛兒醇可以透過抑制細菌的輸出幫浦作用,來降低產氣腸桿菌(Enterobacter aerogenes)對於氯黴素(chloramphenicol)的抗藥性,並調節了對照的野生菌株和其他革蘭氏陰性菌內在的固有抗藥性。牻牛兒醇被認為是輸出機制的有效抑制劑;它能和β - 內醯胺類(β -lactams),以及氟喹諾酮類(fluoroquinolone)的諾氟沙星(norfloraxin)等抗生素產生協同作用,同時施用時,可以對付具有多重抗藥性的革蘭氏陰性菌,例如產氣腸桿菌( Lorenzi et al. 2009)。

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例子當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了吧!這是一種適應性極高的革蘭氏陽性菌,能在皮膚表面形成感染,造成深度膿腫,甚至構成生命威脅。其中,抗甲氧西林(Methicillin)以及抗萬古黴素的菌株現在引起了極大的關注 - 這些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現在是引起皮膚和軟組織感染的元凶,住在醫院的患者都承受著極大的風險。

Muthaiyan等人(2012a)在研究中提到,由 MRSA引發的感染(現在已是全球關注的公共衛生議題),以及抗生素治療失敗的情況都在增加當中。他們在研究中以數種從冷壓瓦倫西亞甜橙(Valencia orange,Citrus sinensis)衍生出來的精油產品,對多種抗甲氧西林(或可能抗甲氧西林),以及對甲氧西林與萬古黴素中介物產生抗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進行測試。

在這項實驗測試的八種芳香產品當中,研究者發現,不含萜烯類的冷壓瓦倫西亞甜橙精油(CPV),以及冷壓萃取的香茅醛,對於實驗測試的所有菌株具有最強的抑制性。為了釐清芳香物質對 MRSA 的作用方式,這群研究者研究了CPV對於細菌細胞裂解(cell lysis)相關的基因表現所造成的影響,並且證實,精油對細胞壁以及細胞膜都能發揮潛在的作用,而且 CPV有可能對於細菌在不利環境之下賴以生存的「求救」系統(SOS system)造成抑制效果。Muthaiyan 等人(2012a)於是做出研究結論,認為CPV可能可以成為對抗 MRSA 的「另類天然治療性」抗微生物劑質。




★ 圖文提供:大樹林出版社

欲購本書請點擊連結至「博客來」

 

TOP